吉林舒兰传染链再增三人,出现跨省传播,本土疫情会再冒头吗?|疫情|流行病|新冠肺炎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  • 来源:高密资讯网

  原标题:吉林舒兰传染链再增三人,出现跨省传播,本土疫情会再冒头吗

  近日中国有多个地区零星发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有人担忧疫情会否大规模卷土重来。这其中,吉林省舒兰市新冠肺炎的传染链条上,从2020年5月7日至14日,已有25人确诊,而且跨省传播到辽宁省。

  这些新确诊病例引起各方面高度重视,但专家们判断认为,只要公众继续做好必要防护,有关方面及时追踪、治疗新发病例,本土疫情不会再次大暴发。

  5月13日,沈阳市新增2例确诊病例,吉林市新增1例,都与舒兰疫情有关。当日6时起,吉林市城区开始封闭管理,并且已复学的高三、初三转为网上授课。

  沈阳市随即也调整了应对策略,自4月22日以来吉林市到沈阳的人员,一律实行指定宾馆隔离观察21天,期间进行3次核酸检测;目前已在居家隔离的,须即刻转入集中隔离。

  这起疫情的早发地——舒兰市,5月14日发布紧急通知,急寻去过清华浴池的居民,要求凡是4月1日至5月6日期间到过清华浴池的居民,立即自我居家隔离,从到过清华浴池时算起,居家隔离21天;同时迅速向居住地所在街道或社区、乡镇进行报告登记,登记最迟不晚于5月16日。期间如有发热、咳嗽等症状,要立即拨打120,由120专车接到市医院发热门诊就诊。

  这个传染链令人担忧的是,至今源头仍未查明。

  舒兰传染链目前最早被发现患病的,是一位居住在舒兰市的45岁洗衣工,5月6日因为发烧,去舒兰市人民医院看病,5月7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显示阳性,经省、市专家组会诊,确诊为新冠肺炎。

  5月9日舒兰市确诊了11名患者,次日又新增3位确诊者,这个传染链条还延伸到省外,最早是5月10日沈阳市新增的确诊患者郝某某,他是舒兰市疫情的关联病例。当日舒兰市调整为高风险地区。13日,沈阳市新增的两位感染者,都和郝某某有过接触,一位是同事,曾和他一起吸烟聊天,另一位则是郝的室友。

  就此,从最初确诊的洗衣工计算,这起聚集性疫情共有25人确诊,但源头仍不清晰。截至5月13日24时,吉林省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495人,均在指定地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。

  近日舒兰市、沈阳市、武汉市、哈尔滨市新发的本地确诊患者,让当地趋于紧张。如武汉市的社区感染,舒兰市的聚集性疫情,以及由此引发的吉林市、沈阳市疫情。4月出现的哈尔滨市疫情,最后一位患者在5月9日确诊,此后没有新的确诊信息。

  对此,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组成员、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医师徐小元对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新冠病毒到夏天可能会有,但是从一般的推论上看,应该不会引起大规模传播。

  疫情传播仍在溯源

  5月12日,吉林省卫健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舒兰市本土传播的最新病例数量以该委发布为准。5月11日没有新增本地确诊病例。然而,短暂停顿后,吉林省确诊人数仍在增加,5月12日再增本地确诊6例,13日又增1例,均和舒兰市的传染链条相关。

  这起25人确诊的疫情传播链条,起初出现在吉林市下辖的舒兰市。这令本地疫情防控救治人员非常紧张。在洗衣工确诊新冠肺炎次日,吉林省卫生、公安、疾控等部门人员马上赶赴舒兰市;临时成立的省疫情防控工作指导组连夜去舒兰,长春中医药大学组织的专家组去舒兰做中医药防护和救治,吉大一院、二院专家组也相继去吉林市救治患者。

  在这些患者中,最先确诊这位洗衣工的丈夫、三姐、三姐夫、二姐、大姐都不幸“中招”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他们都是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而测出的,核酸检测阳性。

  省外传播也已经确诊3人,第一位是郝某某,是一位23岁的男性,他曾在5月5日从吉林市坐高铁G8024到沈阳南站,然后回到宿舍。5月8日晚上去中国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看病,因为发烧,医院将其隔离留观,次日核酸阳性,10日确诊新冠肺炎。其后,他的1位同事、1位室友分别确诊。

  郝某某确诊当日,国家卫健委赴东北三省疫情防控情况指导组、国家疾控中心流调专家抵达了吉林市、舒兰市,开始指导当地的疫情防控。

  5月11日,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接受央视采访时说,在聚集性疫情发生以后,流行病学调查试图找到源头,找源头的工作确实很困难。中国疾控中心也派专业人员到舒兰去协助调查,目前的情况来看,首例诊断的病人是不是源头病人,还不好判断。

  吴尊友叙述了几种可能性:一种推测,舒兰市的洗衣工可能是这一次聚集性疫情的源头;另外一种可能,就是还有一个真正的源头还没有被发现,可能是造成这次传播的主要源头,这些都需要更多的流行病学调查,或需要生物学手段来加以分析推测。

  第三种可能是,有些病人的潜伏期可能比这位洗衣工的潜伏期更长,可能传染给了这位洗衣工,而这位洗衣工的潜伏期比较短,可能两三天就发病了,而真正的源头病人可能感染以后七八天才发病。潜伏期是具有传染性的。如果像这种情况的话,就非常难判断,到底是谁传给谁。

  另一种说法是,确诊洗衣工来自公安局,公安局涉及到接触俄罗斯入境人员,洗衣工由衣服传染,对此吴尊友也只说“有这种可能”,舒兰当地目前未予确认。

  吴尊友讲到一项研究,研究人员对新冠肺炎病人所在病房的空气、医生更换隔离服的半污染区,以及清洁区的空气进行采样,发现在医务人员更换隔离服的空间中,空气当中的病毒含量反而更高,也就是说,如果医务人员在病房里面,他的衣物上可能会沾上病毒,在换脱的过程当中,空气当中病毒含量更高。“这是不是也提示在舒兰的聚集性病例当中,有类似的情况?这些也都给我们分析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。”吴尊友说。

  这些可能性、新的思路,都属于推测。这起25人感染的疫情,源头是什么,还没有结论。

  国内疫情不会再现“小高峰”

  近日一些地区的疫情似有抬头:不仅舒兰市、沈阳市发生本地疫情,武汉市东西湖区也出现同一小区的6起确诊病例,中共东西湖区委长青街工委书记、委员张宇新被免去职务。5月11日,吉林市丰满区新增2例本地确诊病例,丰满区风险等级由低风险调整为中风险。

  “我认为不会出现小高峰。”吴尊友说,“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,我们成功控制新冠肺炎以后,获得了很多经验,这些经验就不会让出现零星的病例再造成一定规模的流行。监测系统只要发现病例,及时排查,及时追踪,很快就能把疫情扑灭,应该不会出现小的流行峰。”

  另外,以呼吸道症状为主的传染病,通常的规律是冬季较为严重,这既有外界环境的因素,同时人类在冬季的呼吸道屏障保护相对差,容易引起呼吸道损伤,所以冬季里医院呼吸科总是很繁忙。

  徐小元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新冠病毒到夏天可能会有,夏季人们呼吸道保护性比较好,有点病毒能抵抗得住,不太会传播了。

  不过,新冠病毒将与人类长期共存,这一观点越来越受到支持。

  5月13日,世界卫生组织的例行发布会上,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·瑞安说,新冠病毒可能成为长期问题,很难预测何时可以战胜病毒,它可能成为永远不会消失的流行性病毒。

  哈佛大学的学者提醒,即使在疫情明显消除的情况下,也应保持对新冠病毒的监测,因为病毒传染、疫情复发到2024年都有可能再度发生。这些学者4月14日发表在国际期刊《科学》(Science)的论文提到,一年中任何时候,新冠病毒都可以引发疫情暴发。

  “即使新冠病毒传播在夏季有所减少,我们也不能得出结论认为大流行已经得到控制,因为这种下降可能是暂时的,而且是由于感染控制工作和病毒传播方式的季节性变化共同造成的。”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所的传染病控制教授Jan Albert说。

  Jan Albert和瑞士巴塞尔大学的研究者也建立了数学模型,认为新冠病毒的传播在春、夏季可能下降,给人以病毒被成功遏制的印象,但到2020年底、2021年初的冬季感染者可能再次增长。

  狡猾的新冠病毒

  近期国内出现的新冠病例,有的更为特殊,显出新冠病毒的“狡猾”之处。比如,5月9日0时-5月10日6时,黑龙江省新增的确诊患者70岁韩某,从4月9日以来,作为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,一直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单独隔离治疗,期间7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,直到一个月后的5月9日,第8次检测,核酸检测才呈现阳性。

  另一位住在武汉的89岁高某某,3月17日出现发热、发冷等症状,在家吃药10天后症状消失,4月15日出现食欲不佳、精神不佳,5月7日核酸检测阳性,血清抗体显示IgG阳性。5月9日复查,抗体结果为阳性,认定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专家对各种因素排查分析,认为病因应主要来源于既往社区感染。

  新冠病毒的狡猾之处还在于,比如有的患者的眼内,新冠病毒可留存长达20天,病毒浓度下降到检测不出来5天后,在第27天,眼内再次检测到新冠病毒。而且,在鼻拭子中未检测到新冠病毒后,在眼内还能再检测到数天。

  发表在《内科学年鉴》(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)的一项研究认为,新冠病毒感染者的眼液可能含有传染性病毒,因此可能是潜在的感染源,并强调避免触摸鼻子、嘴巴和眼睛,经常洗手等控制措施的重要性。

  更需要警惕的是,新冠病毒在感染后会在体内进化,这可能会影响其毒性、传染性和传播性。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等研究机构的学者们建议,尽管宿主内变异如何在人群中传播仍然难以捉摸,但有必要加强对人群中病毒进化和相关临床变化的监测。这一研究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《临床传染病》(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)上。

  正因新冠病毒复杂,学者们对疫情零星出现做好了心理准备。吴尊友也说,国内出现多个本土病例,这种情况在预料中,“我曾经告诉大家疫情的拖尾会相当长”,近日出现的本土病例也证实了这一点。

点击进入专题:
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

责任编辑:郑亚鹏